kumori

[雷安]夏天,西瓜冰,和他的故事(短小一发完)

*普通现代pa,普通的雷x普通的安

*大热天被停电支配的恐惧

*无逻辑OOC,真实的有感而发【天气很热的那部分】,就2000字,不要期待有什么剧情【。

==============

[雷安]夏天,西瓜冰,和他的故事


热。

好热。

热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艹,TM什么时候能来电!”雷狮毫无形象的瘫在沙发上,毫不羞耻得露着胸膛和腹肌,向天怒吼。

“别喊了,喊了更热。大夏天的,检修都要排队,五点来。”安迷修眼皮都没抬,只是有气无力地回道,太热了,他觉得说话都在产热。

屋内窗户大开,扇子拼命地扇着,奈何除了聒噪的蝉鸣,没有别的从窗外飘来,窗帘纹丝不动。

听得人更热了。

“喂,要不把冰箱门打开。”雷狮扇着扇子,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

“冰箱也停电了,你醒醒。而且你物理老师也被热死了么,冰箱的工作原理默写一百遍。”安迷修丢了一个仿佛看智障儿童的眼神过去。“其实我们可以去别人家吹空调。”

“谁家?”雷狮给了一个眼神。

“最近的……我想想……是嘉德——,当我没说。”安迷修脑内过了一圈,排除掉路程一小时以上的,最近的是住在车程30分钟左右的嘉德罗斯家。

但是,让雷狮去嘉德罗斯家吹空调?

 

安迷修还记得当年后院巷子里雷狮和嘉德罗斯拼得你死我活。

“我说,你和一小孩儿计较什么?有没有点风度?”当时安迷修拿镊子夹着酒精棉,给雷狮处理他破相的脸。

“我也未成年。”雷狮底气十足。

安迷修看着他一米八几的个子,有些没眼看,只能换个话题,“你比他高那么多,怎么还破相了?”

“我赤手空拳,他拿着棍子,公平竞争。”安迷修竟然从对方的语气里面听出那么一丢丢自豪,“恶党。”没往你下半身招呼人家才是有风度。酒精棉重重地擦了一下伤口。

“我艹,死骑士,轻点!”

 

“要不我们去逛街。”安迷修扇着扇子,换了一个建议。

“这片都停电了,最近有电的商场,开车半小时。”雷狮拿起手机查了查。

当年他们把房子买在了这个富人区,小区和小区之间恨不得能再建一个小区,结果一停电还是倒了一片。

“行啊,你下楼把车里空调打开。”安迷修闭着眼睛,手上没停。

“太热,你去,外面40℃了。”雷狮皱眉。

“凭什么我去,你去。”安迷修瞪回去。

“猜拳。”雷狮不死心。

“行。”安迷修咬牙。

然后安迷修赢了。

“三局两胜。”雷狮依然贼心不死。

然后安迷修又赢了。

“雷先生,去吧。”安迷修扇着扇子,透过有些被风带乱的头发笑着说。

“不去,热。”雷狮倒回了原位,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安迷修觉得更热了,气的。


十分钟安静之后,雷狮又发声了。

“我饿了。”雷狮伸出脚碰了碰安迷修的腿。

“自己做。”安迷修不理他。

“一三五是我,二四六是你,周日点外卖,今天周六,规矩不能破。”雷狮说得无比自信,觉得自己在理极了。

“……没电!”安迷修终于放大了音量。

“家里还有煤气。”雷狮一脸“我也进厨房你骗不了我”的表情。

“……去逛街吧……”安迷修做最后的挣扎。

“我要吃饭。”雷狮坚持。

安迷修头仰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看了5秒,思考了一下当年到底为什么会答应和这个人过日子,最后认命地扔了扇子站起身,进了厨房。

雷狮在安迷修看不见的地方,翘起了嘴角。

 

热。

好热。

真的,热死了。

安迷修要命地站在煤气前面,看着煤气上熊熊燃烧的火,觉得就仿佛是此刻的自己,濒临爆炸。而他,在40度的天,竟然在没有空调的房间里面,正经的,做饭。

安迷修认命地翻炒着锅里菜,连客厅里的动静都丝毫听不见,并且内心再三否认,他认真做饭的原因是因为雷狮嘴里难得几句好听的,其中就有夸他厨艺。

越想越不甘心,于是安迷修又加了三勺盐,内心平静。


终于受完了折磨,安迷修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出来,喊着“吃饭了。”

没人答应。

“雷狮?”安迷修把菜放到饭厅回到刚刚两人瘫倒的客厅,却发现空无一人。

客厅里没什么不同的,空调依然不工作,窗帘依然纹丝不动,唯一不同的,是茶几上放着一大碗,已经有些融化的西瓜刨冰。

满满的西瓜冰上面,放着几块可口的西瓜,带着粉红的竹签插在最上面,冰水沿着盒壁一点点滴下,在茶几上围了一个圈。

拿起签子吃了一块西瓜,安迷修觉得现在一点都不热了。

“哐当。”玄关的门打开又合上,安迷修叼着签子看见刚刚一直在找的人出现了。

那个人的衬衫微微贴在肩头,头发有些乱,脸也红红的,手里还拿着从家里顺出去的扇子。

雷狮脱了鞋走进来,虎着脸,“看什么,快吃,吃完逛街。”

他刚刚下楼买了刨冰,又回头发动汽车去了。

说完就坐下来,赶紧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但是却露出了有些红的耳朵,不知道是晒的还是其他原因。

安迷修张了张嘴,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咳咳咳!”雷狮咳嗽起来拼命喝了几口水,死死地盯着茶几前端着西瓜冰的人,“安——迷——修——!!!!”他是脑子被外星人控制了才会鬼迷心窍地下楼!

雷狮扑过来就要找安迷修拼命,安迷修一手拽过对方的领子一手将刚刚舀起来的一勺刨冰塞进了雷狮嘴里。

雷狮不说话了。

“怎么样,爽不爽。”安迷修有些打趣地问。

“……甜死了。”雷狮撇开视线。

“不去逛街了吧。”安迷修忽然说。

“你逗我?我刚把车发动。”雷狮惊得声调都变了。

“嗯,干点别的。”安迷修难得主动搂上了对方的脖子,将雷狮拽的稍微弯了弯腰。

“你又不热了?”雷狮舔了舔嘴角,刚刚粘了点西瓜汁。

“反正不差什么了。”安迷修面带笑意。“要不你先下去把车子熄火?”

“谁TM还管车!”雷狮不由分说地扑上了安迷修,安迷修笑笑没说话。

 

既然太热了,就做点别的事情,忘记炎热吧。


西瓜冰在炎热的下午慢慢融化,变成了带着粉红色的,甜甜的水。而那根带着粉色贴纸的竹签,就斜斜的靠在纸碗里,像是和它相依为命。


======END======

停电真的太恐怖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实的前段时间有感而发……

今天回来晚了来不及写失语的续集了……随便凑数混更装作自己很勤奋【。

评论(3)
热度(160)

=闻绍。头像by我臣
绑定@俯首称臣

佛系老年人,不混圈不撕逼不废话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只是写写自己眼中他们的爱情
感谢喜欢

文力低下,井底之蛙

© kumori | Powered by LOFTER